ORACLE 12C RAC主要gc等待事件

联系:手机(+86 13429648788) QQ(107644445)QQ咨询惜分飞

标题:ORACLE 12C RAC主要gc等待事件

作者:惜分飞©版权所有[未经本人同意,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否则有进一步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ORACLE 12C RAC中有很多GC等待事件,这里重点介绍一些常见的GC等待事件,以便在以后遇到类似问题方便分析

RAC等待事件

在本节中我将讨论重要的RAC等待事件。这还不是全部等待事件的完整列表,只是一个最常见的等待事件的列表。

GC当前块2-Way/3-Way

当前块的等待事件意味着被传输的块的版本是块的最新版本。这个等待事件读取和写入活动中都可能遇到。如果该块被访问是以读取活动进行,那么该资源上锁以KJUSERPR(PR)模式获得。刚才我在“资源和锁定”一节中所讨论的示例展示了KJUSERPR模式的锁。

在下面的例子中,我从表t_one中查询一行,造成连接到节点2的磁盘读。查看SQL跟踪文件,没有全局缓存等待事件。原因是该块被本地掌控(本地实例是master),所以FG进程中可直接获取该资源上锁,而不会产生任何全局缓存等待。这种类型的锁也被称为亲和力锁定(相似度锁定)方案。动态掌握资源(DRM,Dynamic Resource Mastering)的部分将详细讨论相似度锁定(亲和力锁定)。

RS@ORCL2:2> @tc_one_row.sql

N1 FNO BLOCK OBJ V1

———- ———- ———- ———- ———-

100 4 180 75742 250

Trace file:

nam=’db file sequential read’ ela= 563 file#=4 block#=180 blocks=1 obj#=75742

我连接到实例1(注释5)查询同一行数据。由于该块已经缓存在实例2,因此该块从实例2传输到实例1。跟踪显示,等待事件gc current block 2-way由于file_id=4,BLOCK_ID=180块而被遇到了。这个块传输是一个两路的块传输,因为该资源的拥有实例和资源主实例(实例2)是相同的。

SYS@ORCL1:1> @tc_one_row.sql

N1 FNO BLOCK OBJ V1

———- ———- ———- ———- ———-

100 4 180 75742 250

Trace file:

nam=’gc current block 2-way’ ela= 629 p1=4 p2=180 p3=1 obj#=75742 tim=1350440823837572

接下来,我将创建一个3路等待事件的条件,但首先让我在所有三个实例上刷新缓冲区,开始用干净的缓冲区。在以下示例中:

1.我将连接到实例1查询(这将加载块到实例1的缓冲区高速缓存中)这行数据。

2.我将连接到一个实例,并从实例3查询同一行。我会话的FG进程将为这一数据块请求运行在实例2上的LMS进程(因为实例2是该资源的掌控者)。

3.实例2的LMS进程将请求转发给实例1的LMS进程。

4.实例1的LMS进程将发送块给运行在实例3上的FG进程。

从本质上讲,三个实例参与一个数据块的传输,因此,这是一个三路块传输。

–alter system flush buffer_cache; –在所有实例上

RS@ORCL1:1> @tc_one_row.sql

N1 FNO BLOCK OBJ V1

———- ———- ———- ———- ———-

100 4 180 75742 250

RS@ORCL3:3> @tc_one_row.sql

N1 FNO BLOCK OBJ V1

———- ———- ———- ———- ———-

100 4 180 75742 250

Trace file:

nam=’gc current block 3-way’ ela= 798 p1=4 p2=180 p3=1 obj#=75742

连接到实例2查看资源锁,我们看到在该资源上有两个锁被持,分别是实例1和实例3(owner_node等于0和2)。

RS@ORCL2:2> SELECT resource_name1, grant_level, state, owner_node

FROM v$ges_enqueue

WHERE resource_name1 LIKE ‘[0xb4][0x4],[BL]%’;

RESOURCE_NAME1 GRANT_LEV STATE OWNER_NODE

—————————— ——— ————- ———-

[0xb4][0x4],[BL][ext 0x0,0x0] KJUSERPR GRANTED 2

[0xb4][0x4],[BL][ext 0x0,0x0] KJUSERPR GRANTED 0

在gc current block 2-way or gc current block 3-way等待事件上的过多等待,通常要么是由于(a)一种低效的执行计划,导致了大量的块访问,或者(b)应用数据相似度(应用亲和力)没有被实施。如果对象访问本地化,考虑实施应用亲和力(应用数据的相似度)。此外,使用前面一节中讨论的技术“所有等待事件的通用分析”。

GC CR Block 2-Way/3-Way

CR模式的块传输发生在只读访问的请求中。考虑这样一个场景:一个块以CURRENT模式驻留在实例2上,实例2以独占模式保持了该资源的BL锁。另一个会话连接到实例1来请求该块,阻止。由于Oracle数据库中“其他人看不到未提交的更改”,SELECT语句请求一个查询开始时间的块的特定版本。SCN被用于标识块版本,本质上,SELECT语句请求的版本与块的SCN一致。LMS进程维护实例2的请求,以CURRENT的模式克隆该块到缓冲区,验证SCN版本与请求是一致的,然后发送该块的CR拷贝给FG进程。

这些CR模式传输和CURRENT模式传输之间的主要区别在于,在CR模式传输的情况下,在GRD中没有资源或锁来维护CR缓冲区。从本质上讲,CR模式块不需要全局缓存资源或锁。接收到的CR副本只能由提出请求的会话使用,并且只适用于这个特定的SQL执行中。这就是为什么Oracle数据库不对CR传输获取BL资源的任何锁。

由于没有全局缓存锁保护缓冲区,连接到实例1再次执行这个SQL语句访问那个块时将遭遇gc cr block 2-way 或者 gc cr block 3-way等待事件。

因此,每次从实例1访问该块都将触发新CR缓冲区的构造。即使在实例2的缓冲区没有发生该块修改,在实例1中的FG进程仍然会遭遇到CR等待事件。驻留在实例1的CR缓冲区是不能重复使用的,因为每SQL执行请求查询时的SCN会有所不同。

下面的跟踪显示了一个块从资源主实例以0.6毫秒的延迟被传输到请求实例。另外,file_id,BLOCK_ID,和跟踪文件中的object_id信息,可以被用来识别正在遭遇这两个等待事件的对象。当然,也可以通过查询ASH数据来识别该对象。

nam=’gc cr block 2-way’ ela= 627 p1=7 p2=6852 p3=1 obj#=76483 tim=37221074057

执行tc_one_row.sql五次,然后查询缓冲区头信息后,你可以看到在两个实例1和2有五个该块的CR缓冲区。请注意,CR_SCN_BAS和CR_SCN_WRP 列(注释6)显示了每个CR缓冲副本不同的值。查询GV$ ges_resource和GV$ ges_enqueue,你也可以看到有没有GC锁保护这些缓冲区。

清单10-10 缓冲区状态

SELECT

DECODE(state,0,’free’,1,’xcur’,2,’scur’,3,’cr’, 4,’read’,5,’mrec’,

6,’irec’,7,’write’,8,’pi’, 9,’memory’,10,’mwrite’,

11,’donated’, 12,’protected’, 13,’securefile’, 14,’siop’,

15,’recckpt’, 16, ‘flashfree’, 17, ‘flashcur’, 18, ‘flashna’) state,

mode_held, le_addr, dbarfil, dbablk, cr_scn_bas, cr_scn_wrp , class

FROM sys.x$bh

WHERE obj= &&obj

AND dbablk= &&block

AND state!=0 ;

Enter value for obj: 75742

Enter value for block: 180

STATE MODE_HELD LE DBARFIL DBABLK CR_SCN_BAS CR_SCN_WRP CLASS

———- ———- — ————– ———- ———- ———- ———-

cr 0 00 1 75742 649314930 3015 1

cr 0 00 1 75742 648947873 3015 1

cr 0 00 1 75742 648926281 3015 1

cr 0 00 1 75742 648810300 3015 1

cr 0 00 1 75742 1177328436 3013 1

CR缓冲区的创建是一个特例,它并不需要获取全局缓存锁来保护CR缓冲区。如果频繁访问的对象上有长时间未提交的事物就可能会出现CR风暴。因此,明智的做法是把更新大量表数据的批处理安排在一个不太繁忙的时间段。

GC CR Grant 2-Way/Gc Current Grant 2-Way

如果被请求的块没有驻留在任何缓冲区中,就会遭遇gc cr grant 2-way 和 gc current grant 2-way等待事件。FG进程向LMS进程请求一个块,但块没有驻留在任何缓冲区。因此,LMS进程回复一条授权FG进程从磁盘读取的块的消息。FG进程从磁盘读取该块并继续后续的处理。

下面一行显示了为了访问file_id=4和lock_id=180数据块,FG进程接收到来自LMS进程的授权响应。下一行显示了,执行了一个从磁盘读取块的物理读。

nam=’gc cr grant 2-way’ ela= 402 p1=4 p2=180 p3=1 obj#=75742

nam=’db file sequential read’ ela= 553 file#=4 block#=180 blocks=1 obj#=75742

过多的此类等待意味着,要么缓冲区高速缓存太小,要么SQL语句的执行过分的刷新了缓冲区高速缓存。识别正在遭遇此类等待事件的SQL语句和对象,并优化这些SQL语句。

DRM功能的设计就是为了减少发生这类授权相关的等待事件。

GC CR Block Busy/GC Current Block Busy

繁忙事件(Busy events)表明,LMS执行了额外的工作去处理并发相关的问题。例如,要建立一个CR块,LMS进程可能要应用撤消记录(undo records),重构一个与查询的SCN一致的块。在把该块回传给FG过程时,LMS将标记块传输是否遇到gc cr block busy或gc current block busy等待事件,这取决于块传输的类型。

GC CR Block Congested/GC Current Block Congested

如果LMS进程在接收到请求后没有在1毫秒内处理该请求,那么LMS进程标记这个响应为:该块正遭遇拥堵相关的等待事件。堵塞相关的等待事件有很多原因,比如说,LMS进程被大量全局高速缓存的请求所淹没。LMS进程正遭遇CPU的调度延迟,LMS进程已经遇到了另一种资源耗尽(如内存)等。

通常情况下,LMS进程运行在实时CPU调度优先级,因此,CPU调度的延迟将是最小的。大量这类的等待此事件表明出现了全局缓存请求的突然飙升,且LMS进程无法快速处理这些请求。服务器内存匮乏也可能导致LMS进程的分页,影响全局缓存的性能。

您可以去检查为什么LMS进程不能够有效地处理请求。

此条目发表在 ORACLE 12C, Oracle RAC 分类目录,贴了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 HTML 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